手機版

卡爾菲特品牌童裝怎么樣 億元村 東升突圍:“佛山童裝”上樓記

發布時間:2022-06-19   來源:網絡    
字號:

用手機掃描二維碼在手機上繼續觀看

手機查看

卡爾菲特童裝怎么樣,卡兒菲特童裝怎么樣

在東升村,佛山童服城里聚集了諸多童裝企業,是佛山最具代表性的童裝集聚地之一。南方日報記者 戴嘉信 攝

佛平二路車流不息,底下的佛山涌靜水流深。宛如橋梁的道路上立著一塊藍色標牌,指示明顯:往西走是禪城,往東走是南海。

不到1平方公里的東升村地處祖廟街道與桂城街道的交界,是隱藏在禪城鬧市中典型的城中村。這個村誕生了享譽全國的“格沙童裝”品牌,聚集了超過450家服裝企業和個體,是佛山鄉村工業化的典型。

依靠童服產業,早在21世紀初,東升村村組兩級總收入便已破億。近幾年,伴隨城市更新,這里的載體與產業也不斷變化。“工業廠區改造的改造、升級的升級,村里的童服產業也在尋求新路。”東升村黨委書記、村委會主任黃東強說。

一場變革正在東升悄悄發生。在這里,“上樓”之后的童服產業,正在大面積試水跨境電商,并以“出海”為目標,想方設法強化對各類人才的集聚。

東升的探索,將給以佛山農村發展更多啟示。

●南方日報記者 王蓓蓓

一只腳“上樓”

一提到東升村,人們會立刻想到童服行業,可以說,東升村的發展與佛山童裝行業的脈搏跳動幾乎同頻。

本世紀初,“佛山童裝”品牌大規模走向全國。當時,佛山的童服企業主要以集群式、園區式分布,其中東升村以格沙、田邊、鯉魚沙等工業區為代表,童服生產集聚度最高,是佛山最有代表性的童裝集聚地。

誕生于村級工業園、壯大于村級工業園的佛山童裝產業,成為東升村的經濟支柱。另一方面,近年來,隨著佛山產業轉移和城市升級的推進,東升村的工業區由于經濟模式落后等多種因素,發展逐漸滯后。

中心城區禪城土地面積有限,如何拓展發展空間不僅是整個城區的課題,東升村也面臨同樣的問題。黃東強說,很早以前東升村已經推進“工業上樓”,如今幾乎所有的童裝企業、大小廠房已全部實現了“上樓”。

僅在東升二街,臨街商鋪和樓上的制衣廠加起來,就囊括了40多家童裝上下游企業。

與此同時,東升村也在積極探索推動童裝產業轉型升級。2014年,東升村啟動格沙工業區改造項目,打造佛山童服城,成為童裝產業轉型升級的示范。青蛙王子、卡爾菲特等諸多著名童裝品牌,在這里創業、發展,蓬勃生長。

如今的佛山童服城占地面積約120畝,建筑面積約22萬平方米,現園區內童裝展廳、童裝生產基地和童裝零售全部商戶高達400家,其中品牌童服企業數量接近200家,吸引了全國乃至國外客商前來采購,成為全市最大的集展示、銷售、生產于一體的童裝產業集散地。經歷多年變遷,童裝產業集群仍舊活躍。

一只腳“跨境”

“招工:剪線、钑車各一名,平車多名。”走進東升村,招工欄里一直貼滿紅色粉色黃色的招工告示。在這里,往往舊告示還沒來得及撕掉,新告示就已貼上。

隨意走入東升村的某條街,從紙樣工作室、燙圖、橡筋、服飾專機、拉鏈等輔料生產店和制衣廠,再到大型物流企業大型童裝企業,完整的童裝產業鏈條滋養起一方水土。

2000多名本地村民依靠集體物業出租獲得收益,而這些物業幾乎80%租給了童服企業。近2萬名的外來居民大多從事童裝制衣行業。

童裝是佛山的傳統支柱產業,但以批發為導向的生產制造模式卻漸漸趕不上消費者的需求之變。

變或不變,東升村的童服產業亟待轉型。4年前開始,跨境電商帶來一股新氣象。

如今,這條擁有完整產業鏈條的小村里,幾乎找不到實體銷售童裝的店鋪,每天數萬件款式各異的童裝卻自這里發出,被遠在北美、東南亞的兒童穿在身上。

僅村里的佛山市貓爸爸服飾有限公司(下稱“貓爸爸”),平均每天要運出四五萬件。

“公司專做跨境電商,目前有40多家制衣廠為我們代工,其中大多聚集在東升村。最大的廠房有2000多平方米,最小的也有300平方米。”貓爸爸創始人鄒歡喜說。

但一件童裝拿到“漂洋過海”的“船票”并不容易,至少要經歷10道工序。

鄒歡喜說,從設計師接到客戶的需求開始,兩三天內做出流水化的設計,再利用此前積累好的元素和款型進行搭配,畫出設計圖紙進行篩選、打版、攝影、客戶審核價格、尺碼等,之后客戶將同步上架貨品,由平臺進行編輯,大貨出來后即可售往全國,整個過程只需20—25天左右。

得益于齊全的童裝產業鏈,東升村越來越多商戶轉型經營跨境電商,在國外市場開辟出一方童裝的國貨天地。

到東岸挖人去

每到月底,東升村的童裝企業就會迎來集體“出糧的日子”。這幾天,村子里和周邊的幾個銀行柜員機前,常常會排起長隊。

在東升村童服企業工作10多年的阿華,取到薪水后會帶上一家人開開心心地步行10分鐘,走到佛山城區人氣頗旺的東方廣場,逛一逛、玩一玩、吃上一頓飯。

東升村里,童裝小作坊林立,自改革開放以來,這里就有著讓人不可思議的創富能力與吸納就業的能力,阿華就是被吸納進入村里的一員。

不過,對于企業來說,除了一線產業工人外,對各類人才的需求也越來越大。

“我們現在不愁市場銷路,愁的是人才。”佛山市童年色彩服裝有限公司負責人黃信清說,貓爸爸作為童裝跨境電商頭部企業,擁有大部分童企無法達到的生產力。和他一樣,如今佛山童裝企業不缺訂單,而是比以往渴求人才。

東升村黨委副書記朱偉明介紹,目前,童裝企業主要缺三類人才。分別是在生產一線的技術人員、從事廣告設計工作的原創設計人才以及從事跨境電商銷售的專業人才。

“不少企業已經去東莞、深圳等珠江東岸城市挖人了。”朱偉明說,跨境電商的平臺搭建、國外市場的需求分析及選品、銷售等,都需要非常專業的人才。

東升村童裝企業面臨的問題幾乎是佛山童企的縮影。早在幾年前,東升村佛山童裝產業集群已經開始重視人才。在留住人才、引入人才之間,東升村選擇了兩條腿走路。

留住人氣,對于東升村來說,也意味著要直面大量外來人口與本地村民混居、工業區與居住區混雜的協同治理問題。“沒有可以騰挪的空間,寸土寸金的城中村其實很難進行大面積的提升改造。在鄉村振興中更多的是進行‘微改造’。”黃東強直言,人居環境好了,外來居民才更愿意住下來。

道路提升、水道治理……如火如荼的改造贏得了村民的認可。“村里的內街巷明顯干凈了。”這是阿華和老鄉們對村里的評價。來到佛山打工10多年,阿華的孩子也入讀了村里的小學,早已把東升村當成了“第二故鄉”。

就在去年底,東升村一舉跳出禪城區“美麗共拼”農村人居環境整治“紅黑榜”中“黑榜”的尷尬,排名進步27名,成為名副其實的“進步村”。

每個鄉村都有自己的營商環境,為了留住人才,東升村一方面緊抓鄉村“微改造”,另一方面,村里的企業也在為員工謀求更好的福利待遇。

以貓爸爸為首的一批童裝企業,也在加大引才力度,為員工提供生活上的便利。鄒歡喜認為,未來,引進更多的原創設計師,讓知識產權引領原創設計,將成為童裝產業的核心競爭力。

數讀

2019年,東升村村組兩級總收入超過2.3億元(據佛山市農業農村局數據)。

占地約0.68平方公里。目前共有戶籍戶數862戶、戶籍人口2844人,股東1655人,常住戶數4375戶、常住人口17501人。

全村經濟收入主要依靠集體物業出租收入為主。東升黨委下設11個黨支部,現有黨員136名。

觀察眼

“工業上樓”后轉型才開始

產業轉型升級沒有止境,東升村一直都在轉型路上,主動向前、積極適應市場變化。從當年向浙江、香港等地招商引資,租地讓老板們建廠,到后來村民自發建廠、直接租給商戶,再到此后的“工業上樓”,東升村的產業與載體發生了一次次進化。

東升村的土地寸土寸金,這是倒逼村內產業升級的機會。如今,佛山還有很多農村沒有真正開始“工業上樓”,但東升村在多年前就因為土地問題,進行了大規模的廠房上樓。這種上樓,為此后東升村童裝產業的發展打下了重要基礎。

積極謀變的東升村童裝企業正處在在面向全國、全球尋找機遇、網絡向外快速延伸的過程中。在這一階段,“觸網”開拓網上銷售渠道,是佛山童裝企業集中嘗試的突破口。以貓爸爸為龍頭的一大批佛山企業,在跨境電商中回應消費者對高值低價的追求,找到了一條適宜市場環境的發展道路。

未來,究竟是加入新一輪競爭賽道,還是引領新的競爭潮流,東升村的童裝企業正在積極探索。他們的行動告訴其他正在推動園區改造、探索“工業上樓”的農村:“工業上樓”后,轉型才剛開始,還有很多可以作為的空間需要村集體和企業主動探索。

以上內容來自網絡,目的只是為了學習參考和傳遞資訊。

其版權歸原創作者所有,如不慎侵犯了你的權益,請聯系我們【qq750733155】告知,我們將做刪除處理!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開微信,點擊底部的“發現”,

使用“掃一掃”即可將網頁分享至朋友圈。

服裝鞋帽
箱包飾品
美容美體
母嬰童裝

今日頭條

富貴鳥官方旗艦店男裝褲子 單日漲粉破百萬,鴻星爾克在快手72小時不下播背后的故事
1
富貴鳥官方旗艦店男裝褲子 單日漲粉破百萬,鴻星爾克在快手72小時不下播背后的故事
趣购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