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拉菲貓童裝是真的嗎 這門“帶血的生意”,不僅僅只是整容,更可怕的還是背后的產業鏈

發布時間:2022-06-29   來源:網絡    
字號:

用手機掃描二維碼在手機上繼續觀看

手機查看

拉菲貓童裝工廠店,巴拉菲菲童裝總部在哪里

今天這篇文章Sir只想占用大家三分鐘。

最近在朋友圈看見這樣一張圖:

內容是真的。

Sir親自去留言,全程正好三分鐘。

Sir當然知道,類似征集最后不一定有迅速的成效,立法是一件漫長而嚴謹的事,更是一件與所有人利益相關的事。

所以。

如果你對此足夠了解并希望參與,可以按上圖所示的方式留言支持。

如果你還有疑惑和保留,無可厚非。

但Sir希望你能多花幾分鐘,看完今天這篇文章,和文章里的真實故事

不為站隊。

而是讓更多人參與進來,理性對話,消除誤解。

01

深夜。

一個女孩不睡覺。

獨自坐在黑漆漆的公園里。

很冷的天氣,能聽到她吸鼻子的聲音。

瘋子,流浪女?

都不是。

她叫小臧,在等她的拉菲。

12歲,一只乳黃色長毛加菲,已絕育的公貓。

2020年7月27日在姑姑家陽臺跳樓走丟(樓不是很高),拍攝組找到她時,拉菲已經離開3個月。

她從來沒放棄尋找。

隔三差五就在姑姑家附近的公園里投食,怕腳步聲嚇到貓,就只能蹲點。

守株待“貓”。

三個月以來一樣,沒有方向,沒有結果,吞掉的是時間,金錢,甚至是親情。

得到的唯一消息,是疑似在北閘口的市場出現過。

為此每周她都會去那。

尋貓啟事上寫:

今后每一天我都不會放棄尋找

不是為了博取同情。

為了找貓,上大二的她休了學。

小區里挨家挨戶敲門問過,社區方圓5公里范圍內的電梯口公告欄都貼上了尋貓啟示,甚至向一家貓糧供應商要來整個鄭州五百多家寵物店的地址。

一家一家寄去傳單,讓店家幫忙轉發……

原本還有人為酬金騙她,找到后來,連騙她的人都沒了。

跟市場里的叔叔阿姨都處出感情了。

安慰、勸說,她都聽不進去。

有個賣貓的阿姨不忍,想再送她只加菲,讓她停下。

動物市場人家都認識她了:

你怎么又來?

你前一陣不是找過了嘛?

對啊。

為什么呢?

此時彈幕還會問:

一只貓一只狗,至于嗎?

對啊。

至于么?

02

一對父女。

進門,老爹熱情介紹自己給退役導盲犬準備的狗籠,女兒眼神閃爍,不太想接話。

生疏,冷淡。

老漢姓徐,剛退休不久,一個人過。

吃飯睡覺,大部分娛樂活動,就是在家邊盤葫蘆邊看電視。

因為要領養退役導盲犬,徐大爺的生活好像忙了很多。

買籠子、買墊子……

跟女兒溝通也變多,甚至還一起去了交接儀式。

退役的小嘿一脫下導盲鞍,父女倆之間的冷淡氣氛慢慢松動。

回去的路上,女兒坐到了父親身邊。

到徐大爺家,小徐很自然地把大衣脫在沙發上,擼起袖子,給小嘿倒水,倒糧,做脖圈。

沖著它一口一個“姐姐”地喊。

徐大爺在一邊笑得眼不見眼。

開心啊,家里再也不只有電視聲了。

變化越來越多。

女兒下一次來,會主動關上門,進來就開口:

小嘿晚上怎么睡的,吃的什么……

有了小嘿,徐大爺重新忙了起來:

去廚房炒菜,得交代小黑別亂扒拉。吃飯會叮囑小嘿別饞。看個電視,身邊也能窩個一起“討論”劇情的。

也愛出門嘮嗑了。

畢竟家里毛孩子這么厲害,不出去炫耀太浪費了。

一只寵物,變成了家庭成員。

她不會說話,卻讓血親父女之間有了暖意,讓人的生活多了份具體的牽掛。

她也不懂人情,卻結結實實攬住一顆孤單的心。

其實,小臧的拉菲也是這樣。

12歲的拉菲,有10年時間是和小臧一起度過。

少年時期的小臧,敏感內向。

父母又不善言辭,委屈和孤單無處安放。

有了拉菲,她能付出愛,也能在拉菲身上看到愛的反饋。

現在我們知道了

為什么?

至于么?

不是寵物有多金貴,也不是人有多矯情。

他們失去的。

是一份曾經求而不得,又失而復得的愛。

我們與寵物的關系,其實就是我們真實情感、價值觀的一種映射。看似是人和小動物離不開彼此,其實是我們每個人都離不開愛。

紀錄片導演杜興

03

以上故事,出自最近一部國產紀錄片《離不開你》。

豆瓣9.0。

人寵題材,如果選擇“貴婦俱樂部”、“小狗走秀”那種偏社會奇觀的獵奇事件,或者“拋家舍業只為救助寵物,養了一群狗,三四十年,家徒四壁”……

這些故事一出,片子噱頭顯然更足。

但導演杜興在策劃初期,就果斷避開。

寧愿平實,也力求真實,完整。

人寵相處,既有溫情,也有無法回避的沉重。

比如死亡。

熊大爺,16年前養了只狗,叫耶魯。

幾個月不到,原本嫌棄的熊大娘就真香了。

對耶魯喜歡得不行,一起吃飯,睡覺,頭對頭睡。

就連耶魯生孩子的時候,都是頂著熊大爺的后背。

耶魯生孩子之后,小崽子都在床上睡,每天半夜,熊大爺都要負責撿掉下床的狗崽子。

過去生活的碎片里,有愛人的身影和聲音,圍繞著毛熊和耶魯。

因為意外,老伴兒、耶魯相繼去世,兩個女兒又定居國外。

幸好,還有他和耶魯的孩子毛熊,一起維系著日常的生活。

在毛熊陪伴下,熊姥爺把自己的生活安排得很滿。

下象棋,看紀錄片,家庭旅行。

生活雖然充實,歲月依然在流逝。

即便毛熊是最初養得那只狗狗的孩子,是熊大爺的孫女兒,但毛熊也老了。

毛熊身體狀況越來越差,熊大爺身上隨時準備著急救針劑。

當被問如果毛熊會說話,熊大爺會對它說什么時。

熊大爺仿佛在叮囑自己的小孫女兒。

你就好好活著,有姥爺在那兒,什么都別發愁,你就放心吧,姥爺在。

衰老加上病痛,熊大爺不忍心毛熊再遭罪,選擇安樂死。

針劑入體,毛熊原本因為犯病急促的呼吸慢慢平靜。

陪了熊大爺13年222天的它,走了。

但他們約定,“一家人”的骨灰要一起揚入大海。

找媽媽去

找姥姥去

真好

真是姥爺的好寶

寵物的生命,比人短;寵生,就是微縮的人生。

它總是會先一步到終點。

紀錄片里有一只狗狗生命里的最后2分鐘,無論怎么叫,他都不肯回頭讓主人看。

而據說貓咪臨走前,會選擇獨自偷偷躲起來,怕暴露同伴或自己無力反抗。

這種說法當然聽著“玄乎”。

但你想:

小臧那只已經12歲的拉菲。

怎么就一直一直找不到呢?

04

《離不開你》不是沒有缺點。

不得不承認:

無論敘事多克制,它始終僅僅站在養寵人士的視角。

這份愛當然可貴。

同時,當愛變得盲目,也會被利用。

一個近期讓Sir震驚的詞:血貓。

什么意思?

顧名思義,和黑市賣血一樣。

養貓獻血。

打著收養流浪貓的名義,集合大量無主的貓,潦草飼養后,為其他病貓有償輸血。

如果寵物需要做手術,便要輸血。

而我國還未建立正式的動物血庫,許多人看見商機,便流竄于各大寵物群和寵物***,伺機高價賣血。

其中暴利。

讓“血貓”已經漸漸形成灰色產業。

沒完。

當這種“愛”開始泛濫,它也在脫離法律限制下變成冷血的商機。

像Sir在7月份就曝光過的,寵物托運。

Sir當時隨手一查,投訴網站上有關寵物托運的相關投訴就數不過來。

大多都是因為不當運輸而導致寵物死亡。

用大巴運輸的、沒有喂給寵物水和食物的、低溫導致寵物死亡的.........

還有,網購寵物。

根據《郵政法》第三十三條中禁止寄遞或者在郵件內夾帶“活的動物”,快遞行業本不該運送寵物。

現實呢?

慘劇從沒停過。

去年,一批發往安徽的四萬只寵物因意外滯留在河南漯河,很多寵物就像普通包裹一樣隨意壘著。

志愿者救助下,仍有三分之一的動物因缺氧、缺水以及食物缺乏而死亡。

△ @萊唄寵物救助

更不用提今年發生的一門“帶血的生意”,寵物盲盒。

商家號稱,開箱有驚喜。

以低廉價格,寵物被以快遞形式打包進盒子里運輸。

有報道反映,成都一快遞網點每晚都有上百只小貓小狗被送走。

“有些死掉的小狗小貓直接被扔在路邊,甚至都生蛆了。”

△ 截自新華社

還有,讓Sir心驚肉跳的……

“寵物整容”。

商家為獲得最大利潤,動物們都被迫整容成了他們喜歡的樣子。

純種侏儒兔很可愛?

整。

將兔子本是起到散熱作用的耳朵殘忍剪去一半,價錢幾倍飆升。

普通消費者根本分不出真偽。

茶杯犬,身體只有一個茶杯那么小,更可愛?

整。

包含但不限于:

打縮小針、吃減肥藥;

幼犬胚胎還沒有發育成熟的時候,強行為狗媽媽剖腹產;

限制它們的飲食......

△ 截圖來源上:萌狗網下;騰訊新聞

而且,除了整,這種狗幾乎沒辦法批量養殖。

茶杯犬的誕生,本是一次基因突變的意外。

可部分消費者對這種畸形審美的追逐,加上商家的煽風點火,一只只畸形動物被包裝成稀有商品。

這還僅僅是已經曝光的惡行。

那些沒曝光的呢?

那些曝光過,卻無法用法律嚴懲的呢?

最近又冒出來的虐待動物定制視頻。

輕則,用棍暴打;

重則,折磨致死。

以上,給錢包辦,打賞圍觀。

依然屢禁不止。

而讓人心涼的事實是:

我們知道這些無良惡心存在,卻對他們無計可施。

今年因寵物托運公司疏忽而死的金毛Siri。

當時陳喬恩還為她發聲,話題一度沖向熱搜第一。

可輿論能幫上多少忙呢?

結果,經過各方參與譴責或投訴。

狗主得到的賠償:

賠付一條狗,或者賠付六千元。

一邊是寵物主求助無門。

另一邊,則是涉事公司輕車熟路的“公關套路”:

用心做事,問心無愧。

不接受賠償,愿走法律程序。

終于。

一次次游走在法律空白的理直氣壯。

讓罪惡,以愛之名順暢通行。

記者:假如當時這個行為是違法,有明確的法律規范,你覺得你會做嗎?

李某:不可能,絕對不會。

他們并非裝腔作勢。

以我國現有法律,寵物主人只能從詐騙消費者角度去控訴,而不是“故意傷害動物罪”。

國外這部分法律相對健全。

比如英國的《動物保護法》,所有案例都有法律根據。

如:

Sean Ker被判入獄6個月,因給30多只狗造成不必要的痛苦。小狗們生活在覆蓋糞便的地板上,它們的被褥被尿液浸透。

Jennifer Lampe被判緩刑四個月,在家醉酒后她用剪刀剪下兩條蛇的頭斬開并吃了它們。

Gary Samuel被判處12周的緩刑,因為警方在西約克郡利茲的阿姆利寵物***發現狗被鎖在一個骯臟的 "漆黑地牢 "的籠子里。

John Wilcock和Bernadette Nunney因在西約克郡布拉德福德的一個農場將幾十只狗留在骯臟的環境中,于11月被判處緩刑并終身禁止飼養動物。

△ 源自BBC《我們對虐待動物的行為足夠嚴厲嗎?》

《動物保護法》下,還有很多專項法律。

其中就包括繁殖法案、家畜運輸法

世界上約有100多個國家及地區制定了《禁止虐待動物法》。

很明顯。

我們,仍不在其中。

當然不是所有人都在裝睡。

幾乎每一年,都有代表建議就虐待動物立法。

回到文章開頭的問題:

為什么要支持反虐待?

為什么要為貓貓狗狗立法?

支持的人會說,貓貓好擼,狗狗聰明,兔兔可愛……

反對的人也有各種合理擔憂,比如道德,倫理,民俗……

立法,不是讓某一方閉嘴。

談到動物,許多人第一時間聯想到情感。

但Sir也必須申明。

事關法律——情感當然是一種驅動,但絕非全部。

一組數據。

來自《2021年中國寵物消費趨勢白皮書》:過去10年,我國寵物激增,如今數量已過億(犬類占70%,還有30%是貓等其他小動物)。

這意味著,中國每14個人,就有一個人養寵。

正如羅翔說的。

我們所處的社會是沖突不斷的,每天都有沖突,而法律就是解決這種沖突的。但是在解決這種沖突的時候,法律又可能會制造一種新的沖突。

人與動物,便是當下我們無法假裝看不見的“新沖突”。

如何解決?

立法的事,留給專業人士。

我們能做的:

于法律,盡量客觀和全面地了解和發聲;

于自己,帶著憐憫與同理心去看見他人,去看見那些真實存在我們身邊,卻往往因為聲量太微弱而被忽略的故事。

這很難。

但正因為難,那些始終在默默付出的人才值得掌聲。

這么多年的倡議和推動,并非沒有“成效”。

比如這次的“征集意見”。

并非簡單的支持/不支持。

今天,這支接力棒交到你手里。

Sir相信。

經過無數次交遞,不論它是否會到達我們期待的那個“終點”。

它仍會殘留你的溫度。

本文圖片來自網絡

編輯助理:莉拉不住

以上內容來自網絡,目的只是為了學習參考和傳遞資訊。

其版權歸原創作者所有,如不慎侵犯了你的權益,請聯系我們【qq750733155】告知,我們將做刪除處理!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開微信,點擊底部的“發現”,

使用“掃一掃”即可將網頁分享至朋友圈。

服裝鞋帽
箱包飾品
美容美體
母嬰童裝

今日頭條

富貴鳥官方旗艦店男裝褲子 單日漲粉破百萬,鴻星爾克在快手72小時不下播背后的故事
1
富貴鳥官方旗艦店男裝褲子 單日漲粉破百萬,鴻星爾克在快手72小時不下播背后的故事
趣购彩